观点周边_设计期刊

「抗老化」的潜力商机,数位巨擘纷纷投入

作者: 2020-06-11收藏:518

「抗老化」的潜力商机,数位巨擘纷纷投入

只要是人总会老,且老化是造成许多慢性疾病及癌症主要因素,因此若能减缓老化速度,将可减少许多病痛发生。就国家整体医药卫生而言,减缓国民老化将能有效降低整体医疗费用支出;对个人而言,则能带给自己更长久的岁月,得以奉献心力、享受人生。尤其在全球人口持续朝高龄化迈进之际,如何使人迈入老年时仍保有健康的身体,早已成为各国医药研发的重要课题。

已开发国家中,主要的死亡原因皆为老化相关疾病,如心血管疾病、神经退化、癌症等。由于这些「老化相关疾病」(aging-related disease)与老化进程有极高的相关性,抗老化科学研究背后所蕴藏的利益无疑非常巨大。根据一项医药卫生与人口寿命模型的推估,在美国若延缓老化、延长每个人的寿命 2.2 年,50 年内将减少 7 兆美元医疗费用支出;若将相同资源投注于对抗单一疾病(如癌症),效益就非常有限。

脸上的皱纹、头上的白髮、体力变差或胃口变小了,随着年龄增长这些老化的徵兆会一一出现。已知有许多因素会左右老化的速度,如基因组成、精神压力、生活习惯等都有影响。然而在这些外部的徵兆出现之前,细胞内部早已发生许多难以恢复的伤害了。

生活环境的周遭及饮食里时刻存有许多伤害细胞 DNA 与蛋白质的有害物,如紫外线、自由基及有毒物质等。当这些外来刺激造成的伤害大于细胞自我修复的能力,细胞内永久的伤害就此产生,小小的伤害一点一滴日积月累,最后就呈现出人们肉眼能感受到的老态。

虽然过去抗老化产业常给人一种不科学、心理安慰的印象而未能蓬勃发展,然而近来许多科学突破已让一些新兴生技公司掳获如 Google 等巨型企业的心,愿意给予巨额资金挹注(注)。以下整理现行之抗老化策略及美国相对应的具代表性新兴生技公司。

美国新兴之抗老化相关生技公司以药物调节抗老化关键机制

如同治疗其他疾病,以药物对抗老化是最直接也极其广泛研究的一种策略。最着名的研发例子有:以「白藜芦醇」活化 SIRT1 及以「Rapamycin」抑制 TOR 活性,这些药物在实验室都已证明能延长小鼠的寿命。诺华大药厂(Novartis)进行的一项小型临床试验显示,年老受试者服用 Rapamycin 后免疫功能获得改善。由于 Rapamycin 的副作用也不小,因此他们正积极研发较无副作用的 TOR 抑制药物。除了诺华,Mount Tam Biotechnologies 公司也从事 Rapamycin 衍生药物的开发研究。

关于白藜芦醇与抗老化的新闻 2008 年已轰动一时,当年葛兰素史克药厂(GlaxoSmithKline,GSK)以 7 亿 2 千万美元代价买下研发白藜芦醇抗老化功效的 Sirtris 公司。然而白藜芦醇的热潮近年有冷却趋势,因为许多动物实验结果令人质疑白藜芦醇延长寿命的功效。Sirtris 公司的例子证明,抗老化的生技公司能在极短时间爆炸性成长,并为公司创办人及早期投资者带来庞大的财富,但 Sirtris 公司后续的发展结果却也伤害了其他新兴的抗老化生技公司,不少投资人态度转趋保守观望。

具「抗氧化」能力的营养补充品则是有「历史性」的抗老化产品,多年来人们都相信抗氧化就能减缓老化速度。但由于一直缺乏强有力的实验证明确实能减缓人体老化的速度,因此仅少数新创生技公司专注研发抗氧化药物对抗老化。其中较具代表性的是成立于 2005 年的 Antoxis 公司,开发的 Proxison、Oncamex 药物分别具抑制粒线体异常所产生的氧化压力、调节粒线体氧化还原状态的功效。

细胞染色体的两端有称为「端粒」(telomere)的构造以保护染色体完整性,但细胞每分裂一次端粒的完整性就会丧失一些。当端粒因细胞多次分裂受破坏后,细胞就会进入老化状态,再也无法分裂。可想而知,当干细胞老化时修补、再生能力将蕩然无存。曾有实验证明,若能维持小鼠体内端粒完整性,可增加寿命长度多达四分之一,同时又不增加发生癌症的机率。Sierra Science 公司已筛选了 25 万种化学物质,希望找到有效保护端粒的药物,他们开发的端粒保护药物 TAM-818 已用于保健食品和保养品。

人体的老化是因为体内「老化细胞」(已不能正常分裂、更新)累积过多所致,因此若能清除这些老细胞就有机会减缓老化。一家以此为研究方向的生技公司 Unity Biotechnology,已获得包括亚马逊创办人杰夫‧贝佐斯等投资人,超过 1 亿美元投资,朝向将此策略实际运用于对抗老化的方向。

以大数据分析寻找影响老化的因素

大数据分析能对抗老化的信心源于硅谷高科技产业持续 40 年的蓬勃发展,因此创投资金愿意投资大数据分析研究老化及长寿科学(longevity science)领域。在这个领域引领风骚的公司包括 Calico 及 HLI(Human longevity incorporated,人类长寿公司)。Calico 源自 Google 旗下「登月」计画(Moonshot Projects),企图由 DNA 序列等大数据分析结果,增进人们对寿命长短如何调控等基本生物原理的知识。即使这样的努力究竟能否实现为延长人类寿命的治疗或药物仍是未知数,该公司已与 AbbieVie 公司组成市值超过 15 亿美元的联盟,共同研发抗老化药物。

HLI 创办人是建立人类基因组赛雷拉公司的 Craig Venter。HLI 公司较专注于建立资料库本身,不偏重分析资料。他们目标是建立综合多种高通量分析的资料库(基因序列、RNA 序列及微生物菌相),和相对应的详细的个体生理数据。

青年人的血液

早在 1950 年代就有动物实验证实,给予年老的小鼠输血年轻小鼠的血液后,牠们的器官功能会恢复年轻且更长寿,后续也有实验证明年老小鼠的大脑功能亦被活化。基于上述研究发现,一家由史丹佛大学技术转移的 Alkahest 生技公司,计划尝试以年轻人的血液来治疗阿兹海默症的病患。成立于西班牙加泰隆尼亚的国际血液製品领导品牌 Grifols 公司投资了 Alkahest 公司 4 千万美元。此外,一间名为 Ambrosia 的新创公司,只要客户付 8 千美元就可提供 1.5 公升来自 25 岁以下年轻人的血液。该公司宣称客户输送年轻血液后一个月内都有感觉「身体变好了」。

干细胞与再生医学

使用干细胞修补人体器官的损伤或治疗疾病称为再生医学,运用範畴十分广泛,有少数几家公司专注于研发利用干细胞来治疗老化相关的病症。Centagen 公司的目标是:藉由活化年老者自身的干细胞活力以恢复自我修复能力;RepliCel Life Sciences 则专注于以干细胞修复受损韧带、皮肤等组织。

研发抗老化治疗的挑战

先前所提的 Sirtris 公司,起初虽然受投资者青睐,后来并未端出符合当初勾勒的抗老化产品。但令人意外的是新兴的抗老化生技公司仍如雨后春笋接连成立。背后的原因包括不断成长的高龄人口、新发现的抗老化策略及创业家过人的自信心。然而不确定性始终存在,以下列举几点关于抗老化产品研发的不确定性。

人类不等于「大」鼠或「大」虫

科学家在实验室运用模式动物(线虫、小鼠、果蝇等)进行老化研究虽已获得许多重要的发现,但是人类与这些「小」生物之间终究不能划上等号。尤其最近关于人类长寿基因的分析研究证实,先前动物身上影响寿命的基因 IGFR,在人类身上却不重要!因此后续研究结果若陆续推翻于小生物身上关于抗老化的研究发现,而使投资付诸流水也不无可能。

您是否会想,为何不运用演化更接近人类的动物(如狗、灵长类动物)进行抗老化研究?一方面这样会引起更严重的人道问题,另一方面实验所需投入的经费与时间都将数倍增加。

影响老化的基因为数众多

估计在模式动物体内影响寿命的基因超过 2 千个,已知能延长这些动物寿命的药物超过 400 种。由于资料库内容愈来愈丰富,大数据分析持续发现新的老化相关基因,但如何选择有效的药物(或疗法)于临床试验验证确实在人体有效,才是最大的困难处。

医疗科技产业的门槛之一是需要通过长期的临床试验,当结果确实有效后还要经由政府部门严格审核,最后才能上市获利。临床试验常要数年持续观察,因此是非常昂贵的程序。而老化过程不若多数疾病快速,临床试验所需观察时间又更漫长,儘管高通量的分析技术提供数以千计可能延长寿命的标的,临床试验验证这些抗老化方法的能量仍有待提升。

返老回春的药物(或治疗)较适合临床试验

由于人类老化现象是漫长的过程,想以临床试验证明药物有延缓老化功效,势必需要观察很长一段时间;此外科学家尚未掌握有效、客观衡量人类老化程度的生物标记(biomarker)。相反的,以年轻血液或清除老化细胞的药物,达到返老回春效果的临床试验,门槛就低了许多:试验时间较短,且评估该治疗是否有回春效果亦相对单纯。因此以返老回春为出发点的药物(或治疗),更能吸引投资者青睐。

结语

全球数以千计的生技新创公司仅有极少数公司能实质获利。历史经验指出,每 5 千种新研发药物,只有一种能通过层层考验核准上市,其中又仅有三分之一能回收研发经费。以此比例推想,5~10 年后本文所提到的公司若还能活跃于业界,反而是件令人惊讶的事情。投资新药研发生技公司通常要抱着血本无归的心理準备,但若押对宝则就是拥有了金鸡母。

注:2014 年 9 月 Google 提供 Calico 公司 2.4 亿美元资金,支持使人类寿命得以延长的前卫大胆目标。